立即注册 登录
易氏宗亲网,易氏文化,天下易家人,易氏宗亲联谊,易氏,易氏家族,易家人论坛,易氏家谱 返回首页

yifeitx的个人空间 http://yszq.net/?15508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修雄公墓回忆录】之这些年,这些人,这些亊

热度 1已有 798 次阅读2018-6-28 19:04 |个人分类:易氏文化


----与凤奇、宗权等家门分享家族事务情况

易武


在过去十几年的家族事务中,我从来没当过会长,担任过两个顾问。联谊会最初在广州成立时,担任过第一届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对于凤奇、宗权家门在近期诗文中所提到的会长这件亊,我要谢谢俩位的高抬,因为实际并不是“让”会长,只存在“荐”,甚至可以说是力荐。为方便大家了解有关实际情况,下面介绍我所经历的一些人和事。

一、我与通谱会和修墓组

(一)要搞清这件事,必须知道联谊会前身的两个组织。

1、第一是天下易家人网站

2000年,业夫族贤和宪武教授志同道合,立意创修《易氏通谱》,提议联络全国易氏,满足全易氏的共同心愿。以考辨易姓源流初步基础,共同开创了天下易家人网站,是为推进编修通谱。正是这个网站,给了热心族人提供了交流平台,指导成立了全国易氏通谱会,帮助了修缮雄公潘夫人墓,并协助了联谊会十年工作。天下易家人网站功不可没!

通谱会的主要成员有文鹏、宪武、朝志、富贤、荣春和我,还有发德、怀雄、小平以及已故的汀洲、中和等。

通谱会的三次会议(2004-2006):

第一次会议是2004年11月在长沙巨洲宾馆(旧称湖南旅社)召开的,是成立大会。详情可查网站。

第二次通谱会,主要是湖南易氏听取文鹏汇报资料收集情况、与会代表交流资料。这是2005年5月在浏阳市一个叫易家塅的地方召开的。网站上有报道,还有第一张正式报道雄公墓的图片。会议过程文鹏处可查。

第三次会议(称之为五省通谱会议),是2006年5月在长沙药王街(距离总祠不远处)召开的。听取文鹏有关通谱工作汇报,增补图先为出纳。我在这次会上认识了鄂西的行国家门。

三次通谱会议我都参加了。大家不要小看这个顾问,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职务。通谱会是这样,修墓组更是这样。

微信图片_20180628005245.jpg

2、第二个组织叫重修易雄墓领导小组,简称为修墓组

第二届联谊会和浏阳电视台共同主办的“天下易氏万里行---情系易家人”活动对个别人关于重修易雄墓的采访,是一次失真的报道。该采访中,他只承认我三万元捐款,否定我举旗议事、亲力亲为二年多的艰辛的亊实;把自己说成是领导,把我看成是捐款者跟班。对于他那不符合事实的说法,我相信通谱会的元老精英们不会答应,修墓组的同仁们更不会答应。

修墓组发起成立时间是2002年。主要发起人是长林(湘潭,顾问)、冰泉(衡山,秘书长)、苏民(台湾易氏联谊会会长)、维秋(浏阳,顾问)。主要成员有树斌(组长)、守章(副组长)、国华(出纳)、问樵(浏阳淳口)、定华(浏阳北盛)、景林(普迹)。2005年6月,我顶替了长林的顾问,2006年3月兰波增补为监事并负责宣传报道。

修墓组与浏阳文物局三次会议(2002-2006):

第一次会议是长林挂帅,冰泉为主,还有衡阳裔、湘潭裔共十来人和文物局谈的。此次会解决了石人归位这个问题(现在的雄公墓前那对石人)。

第二次会议由维秋牵头,冰泉负责,浏裔为主(见上成员)。讨论解决了一个授牌和出施工图问题。根据会议决定,文物局派出汤姓工程师赴易雄墓地绘图2O来天。

第三次是2005年6月上旬,我也参加了这次会议,解决了一个升格问题,由浏阳市文物局报请长沙市文物局将易雄墓认定为文物保护单位。

以上三次会议悉数参加的只有冰泉家门一人。

(二)弄清楚了一个天下易家人网站,搞清楚了联谊会诞生前的两个组织和六个会议。接下来就说我是怎样投入到家族事务中来的。

1、我与通谱会

我是2004年夏末参入进来的。初始,文鹏教授从网上查到我父亲的资料,然后一个人找到湖南省委我父母家。刚好那天我在家,接待了他,留他在家共进午餐。谈了两个小时,听他介绍了网站、修墓组,并想下半年在长沙召开全国通谱第一次会议,等等。鹏老撇下他能力水平不说,就是他那种为通谱奉献的精神,确实让人感动。不容易呀!一个人背个袋全国各地到处跑。一个退休教师,能做到这点不容易。

我想到我父亲生前教诲:少做些锦上添花,多做些雪中送炭。我决定支持他,帮助他,我们一起上。

此后大半年中都是跟着他,跑过长沙周边,到过株洲,浏阳,还到过益阳市,周边的几个县。每次都是我开车安排食宿。最有意义的是协助他在长沙举行了第一次全国通谱会议。为开好这次会议,我从湘潭大学叫来文灵家门,要求他赞助、协助我一起开好这次会。在长沙新长福(农行店)招待了与会代表(广东代表因车故障没能赶上)。

感谢鹏老让我认识了这么多精英元老,并与他们进行了联系和沟通。此次会后,我还坚持了三个月。只要2004年以前上过天下易家人网站的人都知道,由于宪武教授的退出,富贤学者要搞他的人口论没时间,我就知道搞通谱难。为何不去参与修墓呢?并得到元老精英们的认同。

2、我与修墓组

(1)困难重重的易雄墓第一期工程

微信图片_20180628005318.jpg

第一次到枨冲将军洞拜祖考察,是2005年淸明节前。当时枨冲镇刘副镇长接待了我,饭后由国华家门陪我上山。也正是他的这次陪同,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在上山前就叫了刘姓单身人(现牌坊边那户)并付了30元给他帮忙砍草扫墓。我们一行人扫墓后,我当即拿出2000元给国华做捐款。不料他不收,并告诉我,他的想法是先搞个一期出来,给族人看再收捐款。我心想这是一个做实亊的人。可以合作。

扫墓回来后不久,我就在网站上发表了一份倡议,号召少抽一包烟、少吃一顿饭,一定要修好易雄墓。没过几天就有冰泉家门跟贴赞成支持。我就这样不到十天时间认识了两位修墓组的重要成员。紧接着就是通谱会第二次会议在浏阳召开,我再赴浏阳。这次我与唯秋见了面,有意思的是修墓组处境那么困难,还请通谱会的家门吃了顿晚饭。原来是想认入会代表第二天上山,弄些捐款。

微信图片_20180628005257.jpg

网站上2005年第一张雄公墓的照片就是对三年来的真实写照。也就是这张照,记录了我进入修墓组的开始。为什么这样讲,第二次通谊会,我未告知任何人,悄悄带了两个外姓人实地考察带上了山。一位是丁字湾石料加工厂佘老板,叧一位是石匠(1978年长沙地区比武)鲁班奖第二名苏师傅。正是这张照把佘老板印在上面了。也就是后来易雄墓的施工方,细心的族人只要把兰波2006、07年有关跟进报道比对一下,就一目了然。

微信图片_20180628005353.jpg

记得由于现场捐款不多,又听国华、冰泉介绍过我一月前的事,当时维秋顾问希望我在现场帮忙讲几句。我回答他,我到哪里都不讲话。但这次我告诉你,我受通谱会的委托,帮助修墓组修好雄公墓。

微信图片_20180628005349.jpg

2005年6月初,参加了修墓组与文物局的第三次会议。上午散会后,由我开车携维秋、冰泉、国华同往牛石的守章家。这是我参加修墓组的第一次会议,弄清楚了修墓组当时的现状,三年中热心族人捐款已达六万七千多元,主要花在重修上六千多元(见图)石人、石歚的归位工作;也得知修墓组当时内部不团结,长林顾问和维秋顾问吵得不可开交。长林坚持要査账,维秋反问你有什么资格查账,你捐款有多少,超过了我就来查。长林不服说:连台湾苏民家门都是我发动来的等。长林一气之下就缺席了这次会议。并放下话,不搞清楚,谁也不能开工。

而修墓组帐上还有赤字万余元。欠维秋七千多,欠国华两千七百多。这就是我进入修墓组时候的实况。会上我当场就捐出了伍千元,并交待国华家门这钱都要用在修墓上,没有我的签字同意,任何人不得动用。会后我对六、七万元的去向作了一番调查。原来都花在四年的活动中,如清明扫墓、开会、印宣传资料、交通费、食宿费、电话费、汽油费等耗费掉了。

根据此种情况,我与冰泉、国华家门商量决定:雄公墓修缮过程中,不动专款,不报销任何费用,专款专用。包括我在内,不管是去筹资募捐,还是跑施工业务,电话费、交通费、汽油款一概不报。我们专款专用,都要用在重修上,要看得见、摸得着。两年零三个月我是这样讲的,也是这样做的。从没报过一分钱。打铁只要本身硬,没有迈不过的坎。感谢修墓组的同仁,理解支持配合了我的工作。

修墓组与文物局会议后三天,我与冰泉在长沙会面说:您退休前是衡山县城建局的副局长,你懂图纸,懂预决算,懂施工,又在衡山工作那么多年,你带图纸先去衡山,找那里的石料加工厂,先把预算搞一下,究竟需要多少钱,能拿得下。我和国华家门帯订金,二天后到。冰泉高兴地接受了这项任务。两天后等国华从枨冲赶到长沙,已是中午时节,吃过中饭,由我开车直接住衡山赶,这也是我为修墓事第一次南下。傍晚时分赶到了冰泉家,是他接待了我俩。晚上到酒店房间后,就汇报了需要伍万捌千多元材料款,还是在衡山交货。第二天上午我们三人赶到石料加工厂里。问货到浏阳枨冲交货行不行?价格能否再少点行不行?石料厂老板说:不是冰泉老局长来,我们不是这个价,我们只有微利啦。我又问了:第二次付款时间能否一年内付淸。老板说三个月后交货一次付清,并强调现钱现货。谈不下去了,我们于是决定回长沙再说。好在我们已掌握了预算表清单。当天下午四点多就赶到长沙城郊的丁字湾佘老板家,并坦诚告诉他,上个月带你看的,考虑怎样了?这是家族中的公益事业,只能说微利,你干不干?你不干我就让衡山干,而且我手上2007年的工程(另外工程)也会给衡山干。没瞒着他,并让他看了衡山的预算书。一小时后,他就给了我答复说干!并请我三人吃了晚餐。晚上由我和冰泉作甲方,他作乙方签约了这份合同。国华代表修墓组付给了他伍仟元定金。只是合同上的交货地点变成了枨冲宋家园。

微信图片_20180628005333.jpg

一个高兴的事刚完,没几天麻烦的亊就来了。长林找到我,坚决不让开工,一定要对维秋的账审计才行。我怎么解释都不行,我只好答复他一个月后,给他答复。怎么办?他也有他的道理。我跑去枨冲找到国华问他那二仟多元的欠款,能否作为捐款?他回答我,我俩做亊,能同心,你说怎样就怎样。我暗自一喜,国华能捐出来,维秋老顾问应该也可以捐出来。我就采取了捆账的办法。维秋关心的是前四年的捐款怎么处理,我回答了他,都算成第一期。长林家门如约一月后又电话找我,我答复他:前面的捆账,后面的我来负责财务。他还不肯摆休,我也不知做了多少工作。我说,您身体又不好,又有病,要多注意身体。那位老顾问只是管理不善的问题。别的您又没证据。雄公墓第一批石才已经到位,修好雄公墓是大亊。等完工后,请您坐主席台,请您当主祭人。遗憾的是这位修墓组的发起人没有等到那一天,一年后就因病魔离开了我们。他的捐款确实不多,但是他的腿没有少走路,他的手没有少写信。我希望家族人永远记住他的名字长林!他还有一个名字叫业洪,两个名字同一个人。任何人不能否认他在修墓组的先驱地位。没有他,就联系不上台湾的易苏民会长,也就不可能有那封给中央台办的那封信。也就得不到各级政府的重视!

微信图片_20180628005339.jpg

修易雄墓最困难时间是2005年5月至2006年5月,就已形成由我,国华,冰泉三人核心。合同签下来了,就按照原修墓组的路线跑捐款。记得一次我开车与维秋、冰泉等家门从浏阳大瑶、金刚一直跑到醴陵的南桥,一分钱也没跑到。有时多则两千多元,少则几百元,有些时候给我做油钱都不够。究竟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原来这些地方过去四年中都捐过款,易雄墓又看不到多少实质变化,所以也捐不到款了。我改变了策略,停止了这种瞎忙。把眼睛盯住了天下易家人网站,盯上了通谱会的元老精英们!

2006年1月通知易川(国华之子,现全国联谊会副秘书长)把修墓组捐款账户登上了网站,告知他要反复刊登。我就利用邮件和网站求助这些元老精英们,是网站是他们给了我的信任和支持,在此再次感谢你们!为什么说是最困难的一年?2005年过大年,施工方找到我和冰泉,是我俩各掏两千元给他过的年。2006年过大年,施工方找到我,由我另付(其他工程款)伍千元过的年。

再介绍国华家门,修墓组元老之一,是枨冲人(原枨冲加油站老板),担任着修墓组出纳,那块文物局发的铜牌就挂他家门口。自我进场以后,与我和冰泉配合非常默契,与施工方也配合非常到位。当地的村组工作主要依赖他,更重要的是跟我严格地保住了财务关,没我同意签字,任何人不得报销,因此把热心族人捐款都用在了实处。两年零三个月的修缮过程中,我第一,他第二,从未报过一分钱账,只要是为修墓而来,就是在他家里吃饭,从未收过一次钱。他的无私奉献精神确实感人。这是2013年我即使在儿子第二天要办结婚大事、头天也要专程赶到枨冲参加国华追悼会的原因,也是我要求网站黑屏三天的理由。过去那些日子里,国华为重修墓没少操心,是付出了心血的!值得我们永远记住他的名字。

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正是由于有国华、冰泉家门同心同德的密切配合,加上兰波家门的宣传报道,有通谱会的正确指导,精英元老们的鼎力支持,有修墓全体同仁的努力,于2006年四月清明前夕,完成了雄公墓的第一期(墓穴主体)工程。非常感谢浏阳北盛的定华家门,动员了家人(女婚)捐款榜上唯一的外姓捐款人。按照财务制度,自费组织了那次祭祀活动。在一期中,还要特别感谢与我同支的建山家门和我的好兄弟文灵家门,他俩各捐伍千元。当年的慷慨解囊,是对修墓组的雪中送炭!

一期工程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拿下了,但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资金缺口成了我的心病。这时来了一个人,带着一支北上祭祖的队伍(这里不多言,将做专题报道)。

2006年正月初十,兰波家门主动联系上我后,先陪文鹏去宜春参加通谱会、到吉安收集资料。3月份后就参加修墓组,与我没分开过。正是由于他的到来,修墓的摄影报道跟上来,联谊会活动旳报道跟上来。兰波劳苦功高。

(2)再接再厉的易雄墓第二期工程

微信图片_20180628005344.jpg

第一期完工后,资金缺口又大。特别是家人不理解,朋友不支持。他们对我这样说:生意上的事没干一点,家也没管一下。好亊、善亊你也留给别人做一些。真的那时头脑中确实闪现过停一停、歇一歇的念头。不行!只要我停下,施工方立马会停工。要知道当时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我,特别是通谱会和修墓组的期待和信任。这个短暂的休息,只有一个月。就迎来了第三次通谱会五省会议,记得清楚的这次会议行程是祭祀重公后,再到湖南祭祀雄公,然后在长沙开的会。在枨冲是由通谱会和修墓组共同主办的,我当时在网站上发文纪念:二百年来,头一回(从道光元年至2006年,后查实只有197年)。正是这次祭祀活动后的第三天,丁字湾石料厂又开始了第二期石料的制作。

微信图片_20180628005324.jpg

艰难困苦的第一年,经大家的努力终于熬过来了!到2007年情况开始好转,特别是那年的四月下旬,我和文灵、兰波家们南下的韶关之行,与主动北上荣春、怀雄等家们在韶关汇合(将专辑汇报)。自那以后,一直到修墓结束,真可叫撸起袖子大干开了。抢时间,抓进度,保质量。终于在当年的八月底全部完工。历经二年零三个月时间,耗费热心族人捐款十二万多元,其中没有一笔报销开支,所有的捐款都用在雄公墓上。

微信图片_20180628005359.jpg

(3)几点说明

在我的记忆中,加上前四年的捐款总共投入在十九万元左右。

这两年中值得一提的是已故的守章家门和健在的景林家们兄弟俩,还有我一些不知名字的家门,只要重修工作需要,和施工单位人员住在一起,干在一起,生活在一起。一干就是一个多月。

在第二期间,我与冰泉和国华商议后作出决定:将他们的奉献日折算成捐款数,按20元一天计算,记录在档。

还有一件事值得一提。2007年6月间,修缮工作正在紧张有序进行,国华家门因病住院了。把我和冰泉急坏了,担心因此影响工期。是易川家门刚20出头替父出征,工程进度未受半点影响,圆满地完成了任务。

在那些日子里,特别感谢问樵、树斌俩位老家门,为重修多年奔走相告,特别是几次的倡议书和祭祀文诉,写得何等的好呀!振奋了人心,鼓舞了士气。

特别感谢武兴领导给予通谱会、修墓组后期工作的大力支持!(下期将专辑汇报)。

微信图片_20180628005404.jpg

特别感谢发徳、万富家门在2007年雄公1750周年祭祀大典中,给予修缮工作最大的信任和实质支持!

以上是我为修墓三年多工作的汇报。在那些过去的日子里,可以说,个人的事没干一件。在两年零三个月的日子里,自己的车损坏过两次(一次是路况,一次是被人追尾)。为重修,自己已记不清为捐款跑过多少路,不知多少次跑枨冲将军洞,不知多少次跑丁字湾石料加工厂。总的一句话,易雄潘夫人墓,我与修墓组同仁是付出了心血的!

微信图片_20180628005410.jpg

在我即将结束这一章节时,必须说明还有一些不尽人意的地方,就是两块石牌没有归位,一是长沙市文物局捐款两万元,另是易兵等三家门各捐一千元石牌没有归位。再次向易兵等家门表示歉意!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一是由于施工方已撤离,文物局才验收,热心族人才捐款。二是浏阳会议后一个半月里即召开广州会议,也是史称第一届联谊会议,通谱会、修墓组自行解散。

[imgid=0][imgid=0]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中华易氏宗亲
站长:易佳宏 手机:17527320598 QQ号码:422079973 邮箱:42207997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