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易氏宗亲网,易氏文化,天下易家人,易氏宗亲联谊,易氏,易氏家族,易家人论坛,易氏家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97039|回复: 4

易牙考辩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6-28 18:57:57 |显示全部楼层

易牙考辩               

根据郜同麟《“雍巫”考》文补充

     易佳宏


提要:

   齐国雍巫氏,字易牙记载,较早见于先秦《左传》等书。这些先秦典籍,均说“雍巫氏,字易牙,齐国大夫”。并未发现齐国雍巫氏,字易牙之人与有易氏、易水、易氏有任何渊源关联,直到唐宪宗元和七年(812),宰相李吉甫命林宝所撰成书,有着官方背景的姓氏“正史”《元和姓纂》:“易,左传齐大夫易牙之后”?显然《元和姓纂》是假借《左传》凭空杜撰易氏渊源的结果!之后各朝代的姓氏典籍如《春秋四谱》、《辩论谱说》、《古今姓氏书辩证》、《万姓统谱》、《尚友录》等书所记“易,齐大夫易牙之后,”均是引自《元和姓纂》讹误的结果。易氏支系众多,易氏谱编修较早的却仅有四个支系:

    1,如状元重公之子赟公五代时期修谱,未见确切留存的谱证,仅见于(欢公支系)易祓公1207年修谱叙述;

    2,唐末易优公十世孙、北宋元祐榜眼易完公1091年修谱;

    3,易欢公系后裔,潭州宁乡状元易祓公1207年修谱;

    4,抚州南城迁公系易仕弼公兄弟1255年修谱。

    留存的所有谱序当时均未见提到齐国雍巫氏,字易牙之人!较早的典籍、史实证物也同样未能证实易氏与雍氏的雍巫、字易牙为同姓?易氏谱提到齐国雍巫氏,字易牙之人与易氏相关,时间均是明、清、民国之后所修,追根溯源均攀考于《元和姓纂》及之后姓氏典籍的关于易氏历史渊源讹误的姓氏典籍,加以改编,故现攀附名人的表象。

正文:


    春秋时有名的雍巫,字易牙之人,《春秋左传正义》认为他是主管国君饮食之饔官,《左传》者也多主此说;又或以为雍巫是巫人。雍巫既不是饔官, 也不是巫人;雍巫之“雍”应当是姓雍名巫;并认为雍巫本来是齐国人,是与雍廪同族。

   

    易牙的生平,《左传》略有记载。《左传.僖公十七年》曰: “雍巫有宠于卫共姬, 因寺人貂以荐羞于公(齐桓公) 。……易牙入,与寺人貂因内宠以杀群吏,而立公子无亏。”杜预注曰:“雍巫,雍人,名巫,字易牙。”(1)孔颖达《春秋左传正义》曰:“《周礼》掌食之官有内雍、外雍。此人为雍官, 名巫而字易牙也。”于是, 雍巫的官职便这样确定了下来, 《左传》注家都是沿习其说(2)。后世很多人或有异议, 然而多是表述不清, 论证不详,不为后世人们所看重(3):任重《齐桓公佞臣考辨》曰:“巫,是其人之名,表示他所操职业为巫祝。雍,或堂、棠、常均应为地名,以地,名(籍贯)作姓是春秋时代习俗。”任重以雍巫即《管子》之堂巫,为堂地之巫祝,其说可商。任重既以雍巫、堂巫为一人,又以为雍、堂皆是地名,则一人又何以竟能以两不同之地分别为氏? 其前后矛盾,自不待言。另外,任重在此处混淆了先秦姓与氏的区别。


一,

    细审《正义》之文,可以发现问题:

   1,《左传》言雍巫“因寺人貂以荐羞于公”, 然而《周礼.内饔》曰: “掌王及后、世子膳羞之割烹煎和之事。……王举, 则陈其鼎俎,以牲体实之。”那么,管理诸侯饮食亦当为诸侯饔人之职务。如果雍巫是饔官,“割烹煎和”乃其本职工作,又何需“因寺人貂以荐羞于公”?《左传.襄公二十八年》: “公膳,日双鸡。饔人窃更之以鹜。”更公之食尚可,荐羞于公有何不可?

   2 ,“内雍”、“外雍”在《周礼》中皆作“饔”,《秋官》另有“雍氏”, 是掌管水利之官④, 与雍巫易牙无关。古籍中”雍”、”饔”虽可相通⑤, 但各经书亦各有用字之例。《左传》中“饔人”一职出现两次, 《襄公二十八年》:“饔人窃更之以鹜”。《昭二十五年》: “及季姒与饔人檀通。”皆用“饔”字。而“雍”字在《左传》中出现数十次,全是作为人名、地名,无作官名者。

   3,诸书言饔官, 或作“内饔”、“外饔”、“饔人”( 以上见《周礼》) , 或作“雍人”、“雍正”、“ 雍府” (以上见《仪礼》) , 皆无省略称为“雍”的单一的字。《左传》两次说饔官, 也是作为“饔人”( 见上引) 。

   4,《左传. 桓公六年》,申  言命名“不以官,……以官则废职”。齐桓公有一儿子名“雍”⑥,所以齐国应该没有名“ 雍”的官职。

   5, 雍巫在此次作乱后,并未在历史中销声匿迹。九年后,也就是鲁僖公二十六年,雍巫再次出现,《左传》曰:“公以楚师伐齐,取谷……寘桓公子雍于谷。易牙奉之以为鲁援。”这是九年前雍巫易牙作乱后,流亡到鲁国,是为鲁国“引援抗齐”,易牙作为鲁国派遣,帮助公子雍共同应对齐国(下详);雍巫前欲立公子无亏为齐国君, 后又奉公子雍助鲁国、楚国伐齐国,屡次掀起政治风波,可见在当时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可《周礼》中内饔、外饔皆为士, 地位甚低⑦。襄公二十八年之饔人,《左传》竟不载其名,其地位低贱可知,若雍巫仅为饔官, 大概是不太可能有如此作为的。


二,

   《左传》中并未言雍巫为饔官, 至《正义》 何以推定雍巫之“ 雍”即为《周礼》之饔官呢? 这大概与先秦以来,战国时的一个传说体系有关。

    战国时, 人们已多以易牙为知味者(8):

    口之于味,有同耆者, 易牙先得我口之所耆者也。( 《孟子. 告子上》)

    天下之人,唯各特意哉, 然而有所共予也。言味者予易牙, 言音者予师旷, 言治者予三王。(《荀子. 大略》)

   关于易牙知味说还见于《战国策.魏策二》、《淮南子. 道应》等。

   至战国末, 易牙的故事得到了进一步的改编(9):

    今夫易牙,子之不能爱, 将安能爱君? ……(齐桓)公薨, 六子皆求立。易牙与卫公子, 内与竖刁, 因共杀群吏而立公子无亏。故公死七日不敛, 九月不葬《管子. 戒》。

    夫易牙以调和事公,公曰惟烝婴儿之未尝, 于是烝其首子而献之公。……处期年, 四子作难, 围公一室, 不得出。有一妇人, 遂从窦入, 得至公所。公曰: “ 吾饥而欲食, 渴而欲饮, 不可得, 其故何也?”妇人对曰:“ 易牙、竖刁、堂巫、公子开方四人分齐国, 涂十日不通矣。公子开方以书社七百下卫矣, 食将不得矣。”公……乃援素幭以裹首而绝。死十一日, 虫出于户, 乃知桓公之死也《管子. 小称》。

    夫易牙为君主味,君之所未尝食唯人肉耳, 易牙蒸其首子而进之。……桓公南游堂阜, 竖刁率易牙、卫公子开方及大臣为乱。桓公渴馁而死南门之寝, 公守之室, 身死三月不收, 虫出于户。《韩非子. 十过》

   《韩非子. 二柄》、《难一》中也有与此类似的内容。

    “ 易牙烹其子以慊寡人, 犹尚可疑耶?”……明年,公有病, 常之巫从中出曰:“ 公将以某日薨。”易牙、竖刁、常之巫相与作乱, 塞宫门, 筑高墙, 不通人, 矫以公令。有一妇人逾垣入, 至公所。公曰: “ 我欲食。”妇人曰:“ 吾无所得。”公又曰:“我欲饮。”妇人曰: “ 吾无所得。”公曰: “ 何故?”对曰:“ 常之巫从中出曰: “公将以某日薨。”易牙、竖刁、常之巫相与作乱,塞宫门, 筑高墙, 不通人,故无所得。”公……蒙袂而绝乎寿宫。虫流出于户 ( 《吕氏春秋. 先识览. 知接》) 。

    战国末至汉初,此说流传特别盛行, 今仅举此数例,又见《韩非子.二柄》、《淮南子.主术》、《说苑.权谋》等不能遍录。

    这些书的情节、语句都极近似,可以知道它们是同源的。罗根泽以为《管子.小称》“ 颇似儒家荀子一派之言”⑩, 韩非子则为荀子门生, 因此颇疑这故事乃是荀子一派学者所造(11)。将前举几段文字与《左传》相比,它们都将“荐羞” 具体为“烹其首子”,中间两例还以易牙为桓公之“主味”者。

    为了便于我们对这一故事真实性的把握,我们可以先考察一下这几段引文的后半部分。首先,《管子》一书中的两段引文即已矛盾。《戒》中,齐桓公死于乱前,且也未说其死因。到《小称》中,齐桓公乃为易牙等围困致死。《戒》中关于易牙作乱的记载虽与《左传》略有出入,但还没作太多的发挥。《小称》中文字比《戒》中要详细得多, 则又是对其增益改编的结果了。

    其次,《左传》、《国语》等书中并无齐桓公不得其死的记载, 唯《公羊传》曰:“ 桓公死,竖刁、易牙争权不葬。”亦未言其不得善终。《管子.戒》与《公羊传》大致相同,仅说齐桓公是缓敛、缓葬而已。至《小称》以后,则齐桓公因被围而死( 或自杀, 或饿死) , 死后竟会虫流出户,其状甚惨。与之类似的,《史记.赵世家》中有这样一段话:

    ( 公子) 成、( 李)兑因围(赵)主父宫。……乃遂围主父。令宫中人“ 后出者夷”, 宫中人悉出。主父欲出不得, 又不得食, 探爵而食之, 三月余而饿死沙丘宫。

    此记主父之死竟与前引诸书所言齐桓公之死大致相同, 因此很怀疑这齐桓公惨死的故事乃是以赵武灵王( 即主父) 的死傅会而成的了。荀子即为赵人,或荀卿以故国旧事托之于易牙而抒其愤慨乎? 此故事先秦流传很广, 而司马迁并未采入《史记.齐太公世家》中,应该是太史公也怀疑其不符合历史的真实性而未将其采入。马振方以为《管子》 中《戒》、《小称》等十余篇叙事之文多为“ 既有某些史料依据,又与史实多相背离,是后世作者凭对历史的某些了解加以想象和虚构的产物, 均为早期拟史小说”(12)。前文所引《管子》之两则应当都是属于这种“ 拟史小说”了。


    关于易牙烹子而事桓公,杨树达《易牙非齐人考》、裘锡圭《杀首子解》皆有专论。杨树达曰:“越东、楚南、西羌并有杀首子进君之俗。(13)”裘锡圭曰:“在古代中国的边裔地区似乎相当普遍地存在过杀首子的习俗,而且首子被杀后往往被分食,并被献给君主。估计在较早的时代,中原地区大概也存在过这种习俗。”(14)由此,我们似乎已经找到了这血腥故事的来源。《左传》中易牙荐羞于桓公的历史传说与少数民族地区杀子进君的习俗合并,便成了易牙蒸子献公的故事了。其实,根据裘先生的研究,“我国古代有些地方杀首子后还要‘食之’,这无疑具有献新祭后的圣餐的性质,其目的应是求福、"宜弟"(15),也与易牙之谄媚无关。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传说中,易牙荐羞于公的媒介-- 寺人貂也被省去。于是,易牙也顺利成为“ 以调味事公” 的膳夫、饔人之属。而《左传正义》遂推定其为饔人, 也就不奇怪了。

   至此,我们可以大致勾勒出这个历史发展轨迹: QQ截图20140216135451.png

                                 

   从此图中,我们正可见所谓“ 层累地造成的中国古史”的形成过程了。


    以上所举诸书传说或以易牙为“为桓公调味者”,或以之为“ 知味者”。然而,先秦传说并非皆主此说。《上博( 五) . 鲍叔牙与隰朋之谏》:“ 或以竖刁与易牙为相, 二人也, 朋党群丑……不以邦家为事,从公之所欲更。……疲弊齐邦。” (16)此处所记是与前引《管子》情节上大体相同的一则传说。但同是谏齐桓公,《管子》以为管仲所谏,此则以为鲍叔牙与隰朋所谏;同是论易牙,《管子》以之为调味者,此则以之为相。易牙当然不太可能真为齐相,童书业在《春秋左传研究》中对齐相之制考证颇详,曰:“春秋末年以前,齐卿大夫执政者除桓公时之管、鲍外,皆为同姓。”为齐相者皆国、高等世家大族,以易牙之贱,是不太可能为齐相的。关于简文的历史性,李学勤指出: “ 简文有托古性质,不可全信(前文, 页95 可参看)。”但由此我们益见此类传说之不可信。


三,

    既然雍巫并不是饔人,那么会不会是巫人呢?司马贞《史记索隐》曰:“《管子》有棠巫,恐与雍巫是一人也。”洪亮吉说法与其相同(17)。沈钦韩《左传补注》在引《管子》、《吕氏春秋》之后曰:“如二书所言,堂巫、常之巫与此雍巫决是一人。又有从中出之事, 其有宠于卫共姬, 信矣。传于寺人貂上脱‘易牙’耳。”(18)许维遹亦略同其一样说法(19)。

所以以上四氏之说也是有问题的。对此,刘文淇早有论述“传之叙事, 名、氏、字、官每多参错不齐。此举雍巫、寺人貂,下云易牙、寺人貂,文正相承,贾注即据传为说也。”(20)其说甚是,《左传》每前后错综为文。《隐公三年》:“宋穆公疾,召大司马孔父而属殇公焉,曰:‘先君舍与夷而立寡人,寡人弗敢忘。’”前曰“殇公”,后曰“与夷”,殇公即与夷,此谥与字互文者。《隐公十一年》:“公孙阏与颍考叔争车,颍考叔挟辀以走,子都拔棘以逐之。”“公孙阏”即“子都”,此名氏与字互文者。《桓公十一年》:“楚屈瑕将盟贰、轸。郧人军于蒲骚,将与随、绞、州、蓼伐楚师。莫敖患之。”“屈瑕”即“莫敖”, 此名氏与官互文者。《左传》中此类之例极多,不遍枚举,然于此可见刘氏之说正确。


    《左传》中所提及之巫有“ 范巫矞似”、“ 桑田巫”、“ 梗阳之巫皋”,皆系之以邑名。《管子》、《吕氏春秋》等书所提到之“堂巫”、“棠巫”, 刘文淇亦曰“棠、堂皆齐名”(21), 是也。若雍巫为巫,则“ 雍”亦当为邑名。然遍检书传史籍、考古证物, 并未见春秋时齐国有名“ 雍”之邑的地方。《尚书》之“雍”,周铭作“雝” 。《路史》云:“黄帝子姞姓之后封雝”,雍作雝、雝邑。王国维《殷墟卜辞中所见地名考》说:“殷墟卜辞中所见地名多至二百余,其字大抵不可识,其可识者亦罕见于古籍。”王国维对其中的八个地名龚、盂、雝、亳、曹、杞、载、扈进行了考证,而后提出:其地“皆在河南北千里之内”。后来又在《说亳》中补正说:“卜辞所载地名,大抵在河南北数百里内。”王国维称卜辞中的地名在二百余以上是对的,但是他对这些地名距离远近的分析却偏于保守。对此,《中国甲骨学史》和王宇信《建国以来甲骨文研究》都有较大的纠正。《中国甲骨学史》说:“殷之地域是否果真以此为限呢?肯定要大得多了。特别是卜辞中有不少关于商之四方、四土的记载,这四方、四土的范围一定很大,决不在王畿附近或囿于殷王统治中心地区的千里之内。至于其政治、经济、文化的影响所至,就应该更为辽阔和遥远。通过各地的调查发掘和对整个殷商文化体系的测定,清楚地看到,东至辽宁、渤海湾,南至江南,西到川陕,北至内蒙古的广大地区,都有殷商遗址遗物和深受殷商文化影响的其他青铜文化发现,从而使我们对商文化领域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