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易氏宗亲网,易氏文化,天下易家人,易氏宗亲联谊,易氏,易氏家族,易家人论坛,易氏家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059|回复: 1

近代湖南易氏人才群及其家庭影响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3-9-25 10:01:12 |显示全部楼层

近代湖南易氏人才群及其家庭影响

作者:李达轩

     摘要近代湖南产生了一个延续四代的文学家庭。这个家庭的文学成就, 以易顺鼎、易君左为代表。为什么在易氏家庭会出现这一文学现象? 为什么这一文学现家会延续整整一个世纪? 本文通过对易氏家庭的教育方式和文学活动的剖析, 回答了这一问题。


一,

      近代以来, 在湖南洞庭湖西岸的汉寿县, 产生了一个绵延四代的易氏文学家庭。这个家庭的成员,曾在中国近代斗争和近代以来的文坛上产生过令人瞩目的影响。由于种种原因, 易氏文学人才群的文学成果一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和评价。今天, 当我们回眸近百年以来的风雨沧桑, 爬梳这段纷繁而文匆忙的文学, 便会发现, 易氏家庭的文学现象, 给文学的发展提供了许多令人回味的东西。


         易氏文学人才群的第一代为易佩绅。其后, 有易佩绅之子易顺鼎、易顺豫, 长女易莹, 次女易瑜; 易顺鼎之子易君左, 易顺豫的长女易孟美、次女易仲瑾; 易君左之子易征以及上述某些成员的配偶。这四代人, 从近代到当代, 以自己的创作, 丰富了百多年中国文学的宝库, 大部分成员, 把自己的创作与近代风起云涌的斗争结合起来, 其本身也成为近代史上风云一时的人物。


       易佩绅生于1 8 2 6 年, 父母早段, 靠祖母和兄长抚养长大。1 8 5 6 年北上京城求学, 与郭篙煮、王阁运交游, 另结识了常州词派的嫡派代表谭献、庆械。太平天国战争中, 追随骆秉章与天京分裂出来的石达开以及云南起义军蓝大顺、蓝二顺等部战干川陕, 因跌马触石, 伤了散骨, 回家养伤。后应席宝田之邀赴贵州平息苗乱。1 87 5 年就任于贵东道, 历任四川、江苏等地藩司。老年隐居九江, 1 9 0 6 年去世。


        易佩绅的作品并不多, 一生仅留下诗歌7 3 5 首,词81 阅和一些散文。他的作品, 有其强烈的时代性和社会性。易佩绅生活的时代, 正是中国社会内忧外患、激烈动荡的年代。近代史上的一些大事件, 在他的诗文中都有真实的反映。他抒发的情感, 都是为国为民、爱国爱民的宏伟、高尚之情。那些柳荫花丛下的缝绘隅喝之语, 那些风花雪月的排愁遣兴之作, 是很少看到的。我们读他的诗, 感受到的是作者强烈的社会责任感, 是浓郁的时代气息和与社会变化一起涌动的情感的浪潮, 是作者的一片赤诚和高远的志向。他的创作风格, 呈现了豪爽、劲健、苍凉、高古的特点。其诗文正如其人一样, 傲骨嶙嶙、凛然难犯。他的刚肠峭骨, 古貌侠心, 弘毅宽厚, 在诗歌中都表露无遗: 雄溪羁旅、碧血黄沙, 他笔挟风雷、气贯日月;田园荒芜、村落烟断, 他肠热难禁, 叹息不已; 为国运艰难而狂歌当哭, 为民间荒歉而寝食不安; 抒豪情凌青云而直上, 创造意境则峻峭而旷远; 写意如荒荒油云, 行文若寥寥长风。有人评价他的诗词“ 豪爽有风骨” , 是最准确不过的。


        易顺鼎生于1 8 5 8 年, 幼时奇慧。3 岁能背诵《三字经》, 5 岁能文, 有“ 神童” 之称。17 岁时中为举人。但是后来易顺鼎闲运不通, 官运亦不通。他东奔西走, 南船北马, 七浮沧海, 五试都堂, 都没有获取功名。最后捐了个刑部郎中, 不久到河南任职, 因受不了官场约束, 弃官不做, 到庐山三峡涧筑庐隐居。甲午战争爆发后, 墨续从戎, 投奔到刘坤一帐下, 数度越海, 支援刘永福在台湾的抗战活动, 成为当时在全国很有影响的几个爱国志士之一1 9 0 3 年起, 任广西右江道、广东钦廉道等职。辛亥革命后曾任袁氏政权的印铸局长, 1 9 2 0 年去世。


        易顺鼎一生, 留下近40 部诗词集, 诗歌万首, 词6 0 。余阅, 还有大量阳勺叙事、议论性作品。他凭自己的旷世奇才, 傲视古今, 别树魔森于诗坛, “其性灵若神珠, 其光气若龙剑, 其英华若琼树之花, 若天机之锦, 若日若星若霞若雪 (1)”, 为时人所倾倒。中年以后推崇温李, 在湖湘学派中别树一帜, 被人称为湖湘“别子” , 与近代另一名诗人樊增祥并峙为诗界两雄,在文学史上有着重要地位。


        易顺鼎自屈宋以下, 陶谢王孟李杜韩柳元白苏欧陆杨无所不学, 因而他的创作, 如山中云霞, 变幻莫测、美不胜收。从内容上看, 既有长亭短桥的送别之情, 也抒发长歌当哭的忧世济世之志; 既抒写红豆绿鬓的相思之苦, 也表现马革裹尸为国献身之心; 既抒发对历史的感叹, 也排遣对现实的忧虑。但更多的则是描摹山川景色, 抒发向往自然的情怀。他本人好游名山, 或为功名, 或为职守, 常破车瘦马, 孤篷短桨, 天涯海角, 萍踪无定。但诗才诗情并不因旅途困顿而减, 相反, 其诗词歌赋竟一地一集, 在内容上给人以博大丰厚、色彩斑斓之感。在创作风格上, 他将多种风格融为一个整体, 或粗犷, 或细腻, 或直露, 或委婉, 或典雅, 或诡谐, 随景拈取, 随物置换, 随情而移, 心之所之, 笔之所至, 无不随语成韵、自然天成。有人说他的创作“轶荡淋漓, 阂而弥肆, 如散花天女,信手拈来; 如万里黄河, 泥沙并下(2)” 。张之洞评价他“瑰伟绝特如神龙金翅光采飞腾, 而复有深湛之思。⋯ ⋯ 信乎才过万人者矣!(3) ”,易顺鼎的才名和诗名,在晚清的确是冠盖一时的。


        易顺鼎之子易君左生于189 9 年。早年东渡日本, 入早稻田大学攻读政治经济. 19 18 年, 在日本因创办华潦通讯社反日救国, 被逐回国。五四时代, 曾参加少年中国学会, 积极投身新文化运动。20 年代任泰东书局编辑, 出版诗歌兼小说集《西子湖边》, 极具文名。后参加北伐战争。30 年代在长沙主办湖南《国民日报》并创办《长沙晚报》。抗战时期供职于军委会总政治部编审室、中央文化运动委员会、全国作协等单位。19 4 9 年底到香港, 任香港《星岛日报》副刊主编、浸会学院教授等职。19 72 年病逝于台北。易君左在30 年代因《闲话扬州》一书引起轩然大波。40年代, 毛泽东在重庆发表《沁园春· 雪》后, 易君左因卷入“ 咏雪”风波而遭到郭沫若等人的批判, 建国以后的文学史中, 便很少有人提及易君左了。


          易君左的创作, 最为精美的要数游记。他自谓创作游记30 万言, 其中, 刊于各种报刊和结集出版的游记散文百余万言。易君左的游记, 不仅仅只是描摹自然山水或记叙屐痕游踪, 他将对旅游景点的历史文化考察与对祖国江山的精美刻画结合起来, 将壮丽的祖国山河放在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的灿烂背景中, 创造出虚实相映的立体式的油画美。风格上呈现出洒脱、飘逸而灵韵跳荡的特点。就像山中云霓, 时而舒卷风涛, 时而飘然出帕。他总是成竹在胸, 一旦挥毫展纸, 便兔起鹊落, 沛然御风, 运笔如神。他还喜欢在游记中插以诗词, 创造出诗文叠映的艺术效果。当代学者称赞他为中国现代游记写作“ 第一人” , 视他为现代的苏东坡(4) 。他一生共出版论著、游记、传记、回忆录、小品随笔、小说、剧本及诗词60 余种。他的作品, 在港台及海外华人中拥有千千万万的读者,许多篇目被选入台湾中学的国文教材。


         易氏家庭的其他人物, 都是在文学上很有造诣、并在文坛上有一定影响的人物。第二代人中的易顺豫, “ 是近代一位经师、学人、诗人、词人和名宦。文学上的造诣尤深, 但盛名为阿兄所掩(5)”。易顺豫官至江西吉安府知府, 民国后任山西大学教授。早年与兄易顺鼎及宁乡才子程颂万结湘社于长沙蜕园, 对酒高吟, 骊珠先得, 倾其济辈, 著有《琴思楼词》。其妻张氏, 江西玉山县的一位大家闺秀, 从小受到其严格的诗礼教育。易顺豫长女易孟美, 绮丽温柔夕擅长诗词书画; 二女仲谨, 性格爽朗轻俊, 诗文出众, 后嫁晚清名诗人程颂万之子程君谋。易顺鼎的姐姐易莹, 能诗能琴,“所为诗不下数百首” , 著有诗词集《玉虚斋集》。其妹易瑜, 精于诗文, 善画花卉, 著有《湘影楼诗》。易瑜的丈夫黄仲芳, 四川秀山县人, 15 岁便中秀才, 才思敏捷, 善于言辞和诗文。第四代人中的易征, 长期致力于编辑出版工作, 著有文学评论集《诗的艺术》、《文学絮语》、《轻扣诗之门》及散文集《多伦多来客》等多种。


        上述四代人, 以易顺鼎、易君左代表其文学的最高成就。为什么在易氏家族内会出现这一文学现象?在这些文学人才的成长中, 家庭又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易氏家族成员的文学活动, 为我们回答了这一饶有兴味的间题。


二,

        首先, 家庭的文学环境为他们的文学创造活动奠定了良好的心理基础。心理学的实验告诉我们: 人们与外界建立的第

一信号系统与语言这个第二信号系统不断地反复地刺激, 在人的头脑中引起特殊的神经反应和思维活动, 久而久之, 就能产生心理定势。如果这个刺激从一开始起便与家庭成员的心理需求、心理发展处于租谐的状态, 就会培养出家庭成员浓烈的、带有家庭特殊文化气质的兴趣, 从而激发他们在某一方面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


        分析易氏几代人的成长轨迹, 我们可以看到家庭对培养他们浓厚的文学兴趣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易氏家庭的文化环境是易佩绅创造的。他在祖母和兄长的严格教育和热切希望中长大, 从小便有宏伟的志向, 热心于创作, 渐渐地家庭内便有了良好的文学氛围。这个氛围刺激易顺鼎等人的感官, 使他们得到了最初的情感积累, 也培养了最初的艺术知觉。他们最初打下这一心理基础, 是不知不觉在家庭里“感受”,到的, 是在儿时的游戏、玩耍、观察、交谈中形成的心理准备和心理积淀。由于这种“ 感受”是在日积月累、和风细雨、润物无声中完成的, 因而心理基础更为扎实, 产生的心理效应就更为强烈。


        这首先得益于易顺鼎等辈的母亲陈氏。陈氏祖居福建惠安, 康熙年间, 她的祖辈陈程奋以总兵率师屯兵湖南龙阳(汉寿县) , 遂在此地安家。陈氏嫁到易家时, 就已是龙阳县城远近闻名的女才子。陈氏等到孩子们呀呀学语时, 便教他们古诗, 并教以幼童启蒙读物《三字经》; 她因材施教, 循循善诱。易脚厨鼎只3岁时, 已能背诵《三字经》; 5 岁时, 易佩绅与他一起“ 对字” , 先出“鹤鸣’、他应“犬吠” , 再命对“ 犬吠” , 他答“ 猿啼” , 易佩绅再问用什么对“ 猿啼” , 他答“凤舞” , 最后问什么对“凤舞” , 他答“ 龙翔” 。易家就是这祥在最早的启蒙教育中, 在与易顺鼎等人的游戏、玩耍、交谈中播下了文学的种子, 培养了他们文学的兴趣。


        易君左儿时生活的环境里, 文化氛围更加浓厚。不仅因为他母亲王仲柔知书达礼, 而具有一群才华出众的长辈在家庭里耳提面命。他最早接受的是《四书》、《五经》, 谈论的是诗词歌赋, 练习的是琴棋书画。家人和亲友的文学素养, 不知不觉地浸润了他幼小的心灵, 孕育了他的文学种子。


       对易君左的教育, 易顺鼎也像他的父亲当年教育他那样, 用自己的创作实践影响他, 将自己亲身的创作经验传授给他, 使他获得最早的最精到的指点。易顺鼎在广肇罗道任职期间, 虽然公务繁忙, 仍抽空耐心地教育他。易君左曾回忆他10 岁那年, 在广东高要, 学诗之后, 易顺鼎以《猛虎行》为题, 命他作诗。易君左引《礼记》典故作了一首四言诗。易顺鼎大为高兴, 奖以墨盒铜尺。常带他参加当地的文酒盛会。游览肇庆附近的名胜如顶湖山、七星崖和罗浮山, 也把他带在身边。在游山玩水中, 易顺鼎胸中的佳词丽句纷至沓来。他常把获得的佳句念给易君左听, 让他细心揣摹其中的奥妙。易君左就在先辈的熏陶和嘉奖中获得了读书和创作的乐趣。


        易氏几代人, 除易佩绅从小在理性色彩较浓的环境里读书写作以外, 易顺鼎、易君左等辈则从小生活在一个艺术氛围非常浓郁的环境中,在一些个人气质、文学技巧、写作兴趣、艺术造诣都相当出众的一大批人的呵护、指点、教导、熏陶、切磋中长大。易顺鼎、易君左等辈最初的、最多的接触是文学, 最初的记忆里最主要的还是文学, 是艺术, 是与文学艺术有关的一些用艺术化、情感化的眼光来看待的生活。而这记忆是一种凭借身心感受和心灵体验的记忆,是一种建立在感觉、知觉、思维、意志和情感之上的综合的记忆。这些记忆有其强烈的指向性。它通过长时间的积累, 能够引起他们对与文学有关的事物快速的思维联系。这种联系日益增多之后, 其外在的表现便在于对文学艺术的敏感和快速的反应以及独到的见解。这种反应往往在其家人的意料之中, 有时又在意料之外, 超出预先所期望的标准, 于是赞许和嘉奖便产生了。外界的不断肯定和嘉许, 又会刺激他们对文学感受、感悟和感情的敏锐性, 兴趣便在这种不断地刺激与不断地反馈中双向运动, 不断产生和加强。文学兴趣一旦形成, 又有其超乎寻常的稳固性和持久性。真正具有文学兴趣的人, 对文学的钟情往往胜过其它任何需求, 而把文学当作生命的伴侣, 当作生命的一部分, 当作生命价值的体现。有许多有文学兴趣的人并不想成为文学家, 却一如既往、始终不渝地把文学作为终身的朋友, 当作倾诉心灵衷曲的对象。易佩绅就是这样的人。在易氏几代人中, 文学兴趣既是一种爱好, 是爱好的更高层次的表现, 但又是一种目的: 一种无目的的目的。这种无目的的目的, 才是文学创作最扎实的心理基础。这种扎实的心理基础, 为他们的创作作出了最基本的准备。


三,


         家庭的理性选择, 有效地作用于易氏几代人, 形成了巨大的文学创造力。家庭环境的熏陶, 虽然是在长期的日常生活中,在潜移默化中发生, 在全方位的感官刺激中形成, 它带有强烈的感性色彩, 但是, 这并不意味着家庭的熏陶就不具备理性色彩。相反, 其理性的色彩相当浓郁, 理性的力量是相当强大的。家庭的理性力量, 从内容上言, 重点表现在价值观、人生观、行为准则诸方面给受教育者以有力的约束和引导。但一个文学家庭的理性力量远不止这些。从易氏家庭近百年的发展, 我们看到这一力量主要表现在对家庭成员的资质训练方面。


         儿童的资质训练也完全是在长辈的理性支配下进行的。在家庭里, 家长会按照当时的价值观念, 按照自己的爱好、意愿, 按照自己对儿童未来的设计,对职业者知识能力结构的分析和理解, 根据自己的家庭环境和条件, 对儿童进行训练。这一训练就会强化他们认为所需要的那些方面, 弱化那些他们认为无关紧要甚至阻碍这种需要的另一些方面, 使家庭成员在其家长的理性支配下成长。在易氏家庭里, 围

绕写作的一系列资质训练使他们从小便开始与未来其它的职业技能告别而提前进入写作的领域。


         在资质训练中, 易氏几代人首先得到了特殊的思维训练. 这种得到了训练的特殊的思维, 又能激发他们创造文化财富的能动性。在学习中, 他们借助前人的经验和家庭成员的循循善诱, 从现象中发现本质, 从个别中发现一般, 从具体中看到抽象, 提高了自己的逻辑思维能力和思维水平。这种在大量感性认识上获得的逻辑思维能力, 又反过来与创作中的形象思维一起发生作用, 指导或帮助创作中的形象思维, 使结构的安排、技巧的运用、主题的提炼等方面产生飞跃, 创造出具有较高艺术水平和厚重思想底落的作品。


          比如易君左创作《猛虎行》: “ 恶兽食人, 莫如猛虎, 居深山中, 为百兽主。怒目如铃, 列齿如锯, 转喉如征。泰山之侧, 虎多暴横, 妇人哭之, 因无苛政。苛政苛政, 残害百姓, 敢告有司, 须全民命。” 只有10 岁年龄, 正是天真烂漫、幼稚玩耍阶段, 他却从《礼记》典故中以古代观照现实, 从虎害分析人祸, 从具体的描绘中透出哲理. 要不是他在学习中训练了那种由此物推论彼物、从具体事物中抽象出一般道理的思维能力, 最多只不过凭借自己的想象描绘一下老虎威风凛凛的姿态罢了, 是无论如何也写不出《猛虎行》这样的优愤之作的. 这都应该是从小在家庭环境的熏陶和学习中, 长时间思维训练的结果。


        由于思维得到了训练, 他们在接触外界事物的时候, 就能够有效地思考问题, 由感官到思维, 由思维到创造, 显现出超出同龄人、超出一般人的创造欲望和创造能力。我们所看到的“才华出众” 、“ 妙笔生花” 、“ 文思如泉” , 实际_L 只不过是作者身心的各种因素共同起作用罢了。其中, 思维训练的作用是不可忽视的。


        在资质训练中, 还有一系列写作基本功的训练,比如观察和想象的训练, 语言表达的训练, 文体技巧的训练。这些训练使他们减少了模仿前人的时间, 能够收到事半功倍之效, 也使他们具有扎实的写作基本功, 由熟而生巧。那些“ 窥情风景之上, 钻貌草木之中(6)” 的体察活动, 培养了他们最早的观察力和敏锐的感受力。那些“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焉动容、视通万里” (7) 的想象活动, 培养了他们的想象力。最初的“ 对字” 活动,比如云对雨、雪对风, 晚照对晴空, 来鸿对去雁, 宿鸟对鸣虫, 你说人间清暑殿, 他说天上广寒宫, 你说两岸晓烟杨柳绿, 他说一园春雨杏花红, 这些活动, 使他们“ 身不离于社席之上, 而游于六合之外, 生乎千古之下, 而游于千古之上(8)”,创作起来便会得心应手。在文体和技巧训练方面, 易氏几代人教诗时, 由浅入深, 由“对字” 入门, 后教五七言古体, 再教五言律绝, 第三步再教七言律绝; 教他们作歌谣、作乐府、作宫词、作槕歌, 作竹枝词、作集句诗、联句诗、叠字诗、迥文诗, 作骄文、作大赋、作散文。他们从上古《诗经》学起, 历代大家诗词文赋莫不当为范本细心揣摩。他们反反复复地学习, 反反复复地练习, 已将这些知识烂熟于心, 一旦激情爆发, 便会毫不费力, 佳作连篇。


        当然, 家庭环境的理性力量, 其表现是多方面的。上面只不过从文学的角度, 谈了易氏家庭区别于一般家庭对后辈的资质训练方面所作的某些努力。这一努力与其它家庭有着训练内容、训练时间、训练方式、训练强度、指导水平等诸方面的差异, 因而作用于下一代的结果是不同的。易氏家庭的这种理性选择, 一方面确定了家庭的价值取向, 另一方面又将价值取向变成一条绵绵不尽的、波浪涌动的理性的长河, 促使他们锲而不舍、一代又一代地规范下一代的人生取向, 启迪下一代的艺术心灵, 将这一选择执着地绵延整整一个世纪。


四,

        家庭的文学沙龙活动, 使他们在创作、切磋、鉴赏中不断吸收他人成果, 不断超越自我, 提高了艺术的品位。


        在易氏家庭内部, 由于许多成员从小受到同样的培养和熏陶, 家庭成员的文学爱好和兴趣也大致相同, 创作水准也大致上接近, 平常的交谈交往便带有“沙龙”性质. 而那些有意的唱和活动, 在一个主题之下, 大家各自表现自己的创作才能, 则更像社团的集体活动。这些活动的频繁开展, 就在家庭文学人才群中, 形成了一个不是沙龙的沙龙, 一个不是社团的社团一一一个没有宣言、没有纲领、没有章程的然而却比文学社团中社员之间联系更加紧密的“社团” 。


         有时侯, 这个“社团”联系得非常紧密, 开展活动也非常频繁; 有时候, 这个“社团”或许处于短时期的休眠状态, 即使举办活动, 也不是家庭成员人人到场, 但他们却一如既往、执着地将这一活动延续下来, 家庭成员也在这些活动中得到了锻炼提高。易君左曾在《大湖的儿女》中回忆道: 老家庄园内, “ 往年祖父母登螺蜘山, 以望见真一子(即易莹)在湘真馆凭楼栏为乐, 常用彩鸽口衔诗笺往来飞去和诗, 不啻人间仙境(9)”。易氏几代人就是这样, 有时聚于灯烛之下, 你拈须在前, 他背袖于后, 半字未安, 推敲忘倦; 有时流连于明月池畔, 看蜻蜓立于荷尖, 听游鱼喋唆于水底, 细细吟哦, 争锋斗捷; 有时聚于庄园高楼壶天阁上, 对满天星斗, 让清风拂面, 各自振翰搞藻, 任明月西坠。他们采取各种形式聚集在一起, 讨论国事家事, 讨论人生理想, 讨论文学间题。这一活动, 不拘人员多少, 少时2 人, 多时主人奴蝉多达10 人20 余人; 活动不拘地点, 多在家庭内部, 有时在旅途, 有时在骤馆, 有时将家庭内文学活动的内容和作品寄给外出的缺席者, 让他们在外地参与这一主题的创作。在这些活动中, 兄弟姊妹为了各自表现自己的才能,总是绞尽脑汁、争奇斗艳, 想创作出让长辈和同辈乃至下辈们刮目相看的作品。同时, 也不断学习他人的长处, 将他人独特的观察体验方法、独特的思想和语言技巧吸收过来。另一方面, 又在一系列争论和批评活动中, 更加明了提倡什么、反对什么、克服什么、发扬什么, 艺术上去掉了那些芜杂的成份而更精益求精。《湘鄂酬唱集》、《江坛集》都是这些活动的记录。他们通过这一活动, 互相切磋、互相低砺、互相影响,通过对对方的观照来发现自己, 通过对别人的借鉴来调整自己, 不断吸收来自创作主体以外的鲜活的、能给其创作注入新的生命活力的东西, 与同自己不断扬弃、不断超越的进取力量不相谐调的思维定势,与自己与生俱来的或是长期生活习惯和创作活动中形成的惯性和惰性, 进行痛苦的或是顺理成章的、轰轰烈烈的或是寂然无声的较量, 用自己的审美眼光、审美体验进行组合、嫁接、转换, 使自我不断地产生飞跃。


        易氏几代人就是这样, 在近代交通还不便捷的情况下, 有了更多的拓展自己思维空间、激发创作灵感的机会, 也是对近代社会思潮的兴起还不那么迅速、社团的活动并不那么频繁自由的最好补充。


        当然, 易氏文学人才群的成长, 有其时代的、社会的、个人的其它种种原因: 他们都生在国运日衰、烽火连天的时代, 战争给他们提供了机遇, 给他们提供了表现民族精神的丰富素材和产生激情的源泉;他们都生活在各种价值观念和现行秩序毁坏和重建的时代, 接受了各种思想的冲击和洗礼, 这些思想又不断地影响他们的创作。还有其它种种个人的、社会的因素, 造就了这一代又一代的诗人和作家。不管这些因素如何作用于他们, 一个家庭里延续百年的文学现象, 是无论如何与这个家庭分不开的。易氏文学人才的成长, 给人才学、教育学和其它一些学科, 都会有许多有益的启示。


注释:

(1)《琴志楼编年诗集· 樊樊山布政书广州诗后》。

(2)《琴志楼编年诗集· 程伯葭序》。

(3)《琴志楼游山诗集·庐山集》, 第21 页。

(4)梁石《易君左游记精选· 序》.香港颂文出版社, 19 61

年8 月版。

(5)(9)《大湖的儿女》, 台湾三民书局, 19 7 3 年5 月.

第147 页、第32 页。

(6)(7)《文心雕龙》.《物色》篇、《神思》篇。

(8)元·郝经《郝文忠公陵川文集·内游》。

( 责任编辑: 刘曙东)

Rank: 1

发表于 2013-9-29 17:42:15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中华易氏宗亲
站长:易佳宏 手机:13101769719 QQ号码:422079973 邮箱:422079973@qq.com 传真:03767862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