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发表于 2012-2-12 21:16:52

“麻城孝感乡”现象争论述评(转载)


“麻城孝感乡”现象争论述评(转载)

                                                                                                                                          


编者按:为了让族人在阅读族谱时,对一些关键名词有所了解,能够统一认识。现将中国十大寻根基地中——湖北麻城孝感乡的相关网上资料对祖辈因明清“湖广填川”移民四川的现象,进行转载宣传。仅供参考。                                                     (1)      四川大学孙晓芬教授把众多四川人认可自己源于麻城孝感乡、祖辈因明清“湖广填川”移民四川的现象,称为四川移民祖籍的“麻城孝感乡现象”。  “麻城孝感乡现象”受到学术界高度重视,也引起了社会上的广泛关注。由于历史的变迁,许多重要文献和实物已经湮灭,许多家谱遭战乱或“文革”的毁损,今天的麻城地图上没有孝感乡等原因,“麻城孝感乡现象”谜团重重,困扰着川、渝以及贵州、陕南亿万人民,在史学界发生了持续多年的争论。持支持观点的主要有四川大学孙晓芬教授、四川省社会科学院陈世松研究员、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葛剑雄教授、麻城市政协主席凌礼潮先生等。他们对明清史料、四川、重庆、湖北、麻城地方史志、移民族谱、移民地名和语言风俗等资料进行深入研究,到麻城、红安、孝感等地实地查访。通过他们的调查研究,基本上揭开了麻城孝感乡的历史,廓清了湖广填川的史实。尤其是凌礼潮先生,多年来广泛搜集资料,多方调查,深入论证,功不可没。起初,因明清正史的记载较少,人们对麻城孝感乡的存在底气不足,文章中多为旁征博引。关于“湖广填川”的问题,肯定清初“湖广填川”,略谈或避谈明初“湖广填川”。而历史上,麻城孝感乡在明初“湖广填川”中发挥了移民基地和大型中转站的作用,麻城移民和经孝感乡迁川的江西、鄂东移民是当时四川移民的主体。此外,支持方的人数较少,声势较小,也缺乏向社会公众介绍这段史实的普及型文章,社会影响有限。(2)   持怀疑和反对观点的以成都大学邓经武教授为代表,主要观点是:1、麻城孝感乡属人工编造;2、麻城孝感乡哪有许多人口迁川;3、孝感乡在红安县;4、孝感乡在孝感市;5、湖广填川属坊间传说。 这些观点的产生,一是研究者手头占有资料过少,二是没有深入调查研究,三是逻辑错误,四是草率结论。“麻城孝感乡属人工编造说”无视《湖北通志》、《黄州府志》、《麻城县志》关于麻城孝感乡的记载,也忽略了大量四川地方史志和民间族谱的记载。严经武先生选择性地对待地方史志,以谭其骧先生文章“地方史志不可偏废,旧志资料不可轻信”作为不相信《麻城县志》的借口,一面说不轻信《麻城县志》,一面又引用《孝感县志》、《红安县志》,甚至孝感《夏氏族谱》。过于大胆地猜测人们都在共同“虚构”和编造着一个“子虚乌有”的孝感乡神话。试问:地跨几千里,时隔几百年,涉及官方史志、民间谱籍,有谁能编造这个神话?为什么要编造这个神话?“麻城孝感乡哪有许多人口迁川说”由来已久,民国《南溪县志》就提出怀疑:“核其人数,即使尽乡以行,亦不应有若是这多;且湘楚州县与蜀邻比者尽人皆可以移住,何以独适孝感一乡?”近年来,一些文章旧话重提。他们没有将湖广填川与同时发生的江西填湖广相联系,忽略了大批江西移民涌入鄂东、进入麻城的史实。据江西学者考证,江西填湖广的移民80%进入鄂东,有的就地落籍,有的经麻城迁川,有的居住数年或数代后迁川。明朝在麻城孝感乡设移民机构,孝感乡成为中转站,如同山西洪洞大槐树一个道理。如易氏最典型河南省商城县与麻城交界的易氏纲公支已经考证非黄冈易氏九三公支后裔,来自江西瑞昌,明万历年本支家谱已失,只剩商城禅堂庙谱序记载明万历年存世人丁3227人,后裔多武杰,商城县《清顺治县志》记载有本支后裔明代有怀来卫,宁夏卫等地几人姓名,同是经历明末战乱和康乾盛世,清同治年前重修支谱时本支只剩15丁,岂不怪哉!忽略周边各地谱载同时,他们还忽略了元末明玉珍十余万红巾军入川、明末张献忠在麻城招兵5万余人入川的史实。
  “孝感乡在红安说”没有研究麻城、红安明清时地理位置、行政区划及变更情况,判断错误。一些学者为了证明孝感乡在红安县,说麻城明初版图4500平方公里,现为3600平方公里,孝感乡约为1200平方公里,减少的面积就是孝感乡,孝感乡全部或大部划归红安。此说看似有理,其实不然。1、明成化八年,孝感乡并入仙居乡。嘉靖四十二年,将麻城太平乡、仙居乡的西部共20里甲划入黄安县。2、明初麻城四乡乡界呈十字形,十字的交点在麻城中部,孝感乡不可能全部或大部划出。3、麻城还有几次版图变更,1932年,划麻城乘马岗区北部入河南新县,划木子店区一部入安徽金寨。解决后划白果区南部入胜利县,撤销胜利县后,原麻城划出面积的一部分归罗田县。4、黄安县自建县至晚清,一直设置三乡,沿用原乡里名称--太仙(太平乡、仙居乡的缩称)、中和、滠源。太仙乡的一部分是原孝感乡旧地。对照麻城史料和古今地名,孝感乡的大部分旧土仍属麻城。       同为明代巴县四大家之一的牟氏,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形,据民国《牟氏族谱》载:  
            惟传至恩野祖,当明末之乱,巴邑被献贼屠毒尤甚,爰避难遵义。迄我朝还定安集,恩野公于顺治年间,还居云篆山下石马场三角箐,斯时谋生不暇,何暇及谱,以故明代之世次,皆不可考焉。

      由于明朝的前事湮没不可闻,虽然已经在巴县居住了二百多年,但乱后回乡的“孑遗”,也不得不以大难不死、幸存回乡的人为始迁祖,“今墓下子孙繁衍约千余,皆以恩野祖避难回籍为迁徙始祖”。巴县牟氏在谈及其入川前祖籍地时同样如此:

      吾祖讳夷,生三子,长九章、仲万章、季宪章。万章、宪章子孙无考,惟九章祖牵楚荆州府公安县牟家坪,一名黄州府麻城孝感乡,娶祖母陈氏,乃黄州府麻城县孝感乡陈世恺尚书之女也。

      牟氏是明时巴县四大家之一,“科甲联第”,在明代其对祖先的记忆应该十分清楚,可是在清代再修族谱时,却对自己的祖籍地不甚清楚。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清中前期四川原有的土著对明代及明代以前的情况已经丧失了“记忆”,而人云亦云地说自己家族是“湖广填四川”,祖籍地是“麻城孝感乡”,这可能就是葛剑雄所说的“从众心理”吧。



      上述文字我们从中除了能够感觉战争对百姓日常生活的巨大破坏影响外,也可以感觉得到清代牟氏族人对祖先“失忆”的无奈。明时的世系因战争的破坏,已经完全无法考证,所以新的世系表只能从清初开始计算。同样的道理,对祖籍地的认识也失去了具体的指称,而只能通过传闻来判断了。                                                                         牟亚平转抄                                                                           

易运生 发表于 2012-2-13 20:27:24

易烋 发表于 2012-2-15 12:45:01

本帖最后由 易烋 于 2012-2-15 12:50 编辑

{:5_97:}{:5_97:}{:5_97:}{:5_97:}比较客观,我就是纲公支后裔,明代谱丁齿卷毁于兵焚,不知道商城县志上的文字辈上下有多少代多少人迁川渝,也不知道川渝现今有我们纲公多少后裔?

易佳宏 发表于 2012-2-24 17:58:41

本帖最后由 易佳宏 于 2012-2-24 18:12 编辑

     麻城市地志办的凌礼潮老师是史志界有名的专家,她几十年来专门研究“湖广填四川”的历史,编纂了大量的专题资料, 麻城市建有麻城孝感移民博物馆;四川广安钟再原等人多次来麻城寻根问祖,凌礼潮老师送给他们资料重达30多斤,整整一大箱,尤其是她刚撰写成的麻城100个最大姓氏的祖籍源流、分布、移民,以及现状等是非常珍贵的资料。为研究广安历史上“湖广填四川”人口祖籍源流提供了有价值的史料。
                                                  

宝谊 发表于 2013-9-7 17:44:57

{:5_97:}{:5_97:}{:5_97:}{:5_97:}{:5_88:}

光亨 发表于 2013-9-12 18:17:40

{:5_97:}{:5_97:}{:5_97:}{:5_155:}{:5_163:}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麻城孝感乡”现象争论述评(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