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佳宏 发表于 2013-9-1 10:34:53

麻城孝感乡《都碑记》与古孝感乡的文化史(转帖)

《都碑记》与古孝感乡的文化史
(转帖)
      1668年的初秋,明末清初的历史学家邹知新,来到了一个山川明润的地方。这个地方令他魂牵梦绕,他是有备而来的。临动身之前,他阅读了大量的旧志,也参考了整柜成筐的政府公文,他从麻邑东南角的朝圣门出发,徒步来到了他心仪多年的古孝感乡。
      他顺着熊吉、万祥、王汝霖等老前辈在志书中的注述,一一找到了陈候碑、磨子场、古井、遗坛、沈万三的码头湾及张献忠设立的恩风堂,他兴奋极了,时不时有诗情涌出。待天黑回到家,来不及抒情表意就沐浴更衣,焚香燃烛,兴奋地凝神提笔,如实地记述了白天的所见所闻,目的只有一点,就是想把古孝感乡里的故事流传下去„„一根香未尽,他一挥而就,这一篇文章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也是古孝感乡建置、沿革、人文、历史和生活场面等内容的一篇重要文献,它的题目名曰《都碑记》。
      邹知新在《都碑记》里言道:古孝感乡府,乃在城东南七里的沈家庄。在距城五里之遥的古道上,有成化年间陈县令篆额的古孝感乡都碑,有宋代遗留下来的马道,有苏东坡题诗的万松亭,有1000余年前魏晋古城赤亭,最令人称奇的是明代大富豪沈万三的码头湾,以及明末八大王张献忠在沈厅内设置的孝感乡厅。他一一游览,他感慨万端,他最后大声呐喊:诸多名胜,犹似银线穿珠!名噪一时的古乡,怎能让人忘怀呢?
      正如凌礼潮先生所言,邹知新精炼的语言里,渗透了许多的历史信息,同时也给后人留下一个个难解的谜团。在此,先置谜团再解,单就说说《都碑记》里众多的历史信息,浅述古孝感乡系列文化的闪光点和支撑点。

一、乡碑

      邹知新下笔伊始,先从“乡碑”讲起,并着重述道,切莫小看这件石头古董,可称为“世宝”,刘氏后裔把它保护下来,是一件很了不起的功绩。他接着写米碾、石磨和面坊。《都碑记》的文化主题是移民,他不去写移民壮观的历史场面,单写这些事何为?认认真真地说石碑“当路”还在,“都门之阳”,石碑上写着“邑东南七里磨子场——大明湖广布政使司黄州府麻城县孝感乡都旧址,皇明成化二十三年丁未秋邑候陈兴谨识”。石碑上的这几行文字,引出了成化年间一个很有文化修养的县老爷陈兴。陈兴本是许州人,志书上有关他的记载颇零星,廖廖几行字。因为他为古乡立了一块碑,又当过县老爷,邹知新对他赞叹不已。这种认识还来源于旧志稿里的一段文字,曰:“陈侯有才能,常乞其旧,而朝廷无旨。”大意是说,这个陈侯治声甚美,经常上书朝廷,恳请重新恢复孝感乡,然而一等数载,上面音讯杳无,在不知怎样的情况下,他才下决心立这块碑,主要意图是“怀怨”,而“怀怨”章节之后的那节古文,我反复读了几年,才弄懂了这位陈老爷的意思。他力举恢复孝感乡,因为此乡是麻城四乡的正脉,是诸乡之中最辉煌、最有历史韵味的正宗乡镇,还沾有汉朝皇帝的贵气,它没有辜负历代朝廷对它的厚望,古乡最大的特产,除了志书上“盛产莲芡鱼米”之外,还有历代皇帝最喜欢的“孝民”,古孝感乡盛产孝民的故事是,如赵说“守墓知鸟语”,桓贞妇“断耳避嫌”、夏思镇“割股救母”等等,史不绝书,这是其一;其二,从《麻邑四乡坛城图》中看,孝感乡正处在两河流域的冲积扇平原地带,这必然盛产粮食。《都碑记》里没有明确记载,这一点从邹知新蓄意描写石磨、米碾、面坊这些加工厂的寓意中可以看出。

二、米碾

     二零零九年七月,麻城市文物局结合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结果在磨子场周围发现了九盘完整的石磨。这些石磨,单幅重量都在万余斤。这儿为什么有这些巨磨?它们折射出来的历史信息是什么?因为在古代,衡量一个地方政权的经 济指标只有两点:一是人口,二是粮食。《都碑记》里描述了孝感乡地狭人稠,文中引用《龙池闲话》里有关今古楼办事处凉亭村万家楼一带在明代的生活画卷:小小的瓦罐潭周围,居住着八百户人家,彼此“音声皆悉”,夜黑未逢面,闻声即知何人。而今这一带,户籍表上的人数加上不在册的外来户,总数不过300户,如今的人口不足历史记录的一半,明中叶的人口远远超过了现在。二零零三年从这儿出土的苏州历史学家杨循吉所撰的《万鑑府君》碑(现藏于市博物馆),就是古孝感乡人口稠密的见证。再说粮食,《都碑记》里没有写明有多少个丰字仓,专写石磨、米碾,还有刘氏家族的众位乡邻,全在孝感乡里舂米筛谷,烧火做饭,弄得“食者广”。这些都是古孝感乡粮食充足的反映。

三、刘氏家族均为乡府火伕?

     俗传河东刘氏,全在孝感乡烧火,果真有其事吗?邹知新对此见有些疑惑。明代中叶,麻城盛行“吾邑言孝友礼义之俗独推河东者”这句话。白田畈《熊氏宗谱·白举公传》里也记录过。邹知新是崇禎年間之人,知道这句话是句流行语,只不过“孝友礼义”延变为“忠仁礼义”。他在采访时,刘氏老人接着这句话补上后半截“河东者唯吾卯金氏者也。”他用小字在“卯金氏者也”后面写道:“这句话我早就听说过,非常流行。”但又觉得理由不足,于是反问道:“为什么这么说呢?”刘氏老人被他这一诘,滔滔不绝地讲出了孝感乡府内的生活细节。这段话非常有文史价值,很精彩,也很有趣。民以食为天嘛,光搞吃喝的,就有好大一个团队,也有很多官职。如掌看乡州粮仓的官叫“司仓”;负责磨子场磨子、碾磙的名叫“磨头”和“碾头”;造酒和看管酒库的叫“造头”和“点头”;厨房里搞白案面食的叫“白卷”;用勺打饭但要让人吃饱的叫“饱头”;切菜的叫“菜头”;倒茶的叫“茶头”等等,不一一例举。郑重建老师看到《都碑记》里的这些记载,泼墨写下《磨子场志》,原文如下:
     刘氏家族寓居此地始于唐代,其渊源可谓久矣。其湾有磨子场,由来亦古矣。
      按残碑与刘氏口碑,此地原为孝感乡都,旧有集市,磨子场是为官家米面加工之所。昔时管场者谓“点造”。其余之经营乡官膳食者,有“磨头”、“碾头”、“司仓”、“贴案”、“饭头”、“菜头”、“茶头”之分,称谓虽鄙俗,然意则古也。
     磨子场旧日规模虽难再现,但巨型磨盘,至今孑遗九幅,昔年之繁盛景象可见一斑。为保护一地之文物,特泐此碑以志之。

丁亥年南亭居士谨识

四、前朝风情

     邹知新为了弄清孝感乡的得名,他走访了很多刘氏老人。得知麻城赵家院子有个叫赵文楚的人,非常有孝心。一天,他母亲突然病了,卧床多日。深夜,有个小偷儿摸了进来,他听见了,便轻轻地对小偷说:“你搞轻一点,我这里有一幅古画,你拿去变点银子,千万不要惊动我的老母亲。”小偷儿被他的孝心感动了,就无颜而退。这事一传开,邑人上奏朝廷,皇帝正想以孝治天下,于是册封其地,下诏书名曰“孝感乡”。汉代初设,其里社、谷坛、牌甲、丁户、约地等,史籍缺载。六百年过去了,唐代还有孝感乡吗?江西《刘氏大成宗谱》记载,先祖刘钦旦是左卫翊一府翊卫,曾向麻邑孝感乡投递过“公牒”,孝感乡“刘姓公厨”,看到是“左卫翊壹府”公文,并是刘姓人,好生招待十日,还让这位“家门”夜夜观摩了“红裙踏筵舞”。刘翊卫留连忘返,临走时挥毫写下“麻衣桃杖出都门,乡里风光细品味”的诗句。
   四百年又过去了,到了宋代元丰年间。苏东坡因“乌台诗案”奔走在光黄古道上,他在孝感乡身边停留,满怀忧伤地写下了《万松亭并序》诗。接着,孔常父也来了。他不比苏东坡,因他的叔父是个造钱匠。他一路游,一路玩,他游览了浩大的磨子场,站在雄浑古朴的赤亭城下,他被眼前“华美骚逸”的风景所触动,激情之下,作诗一首:“磨子场面堪寓目,赤亭城下更关情。乡都好景无人说,只得邑城小市民。”
   弹指一挥间,二百年又过去了,到了元末,沈万三在买伞的商旅途中,被这里明润的山川和宽广的大河所吸引,毅然在赤亭古城脚下兴建码头湾和庄屋,沈家庄因故而得名。紧接着,朱元璋在这里称吴王,因袁姓里长和刘姓户长帮助而发迹。吴王称帝后,旋即定下迁民之策,“迁诏”到了县府,县堂公署全部搬到了磨子场,还升其乡为散州,统属麻城周边的七个县。这下可热闹了。磨子场上的几十口大磨,日夜飞转。红莲湖上轻舟飘弋,瓦罐潭边渔歌袅袅。每当黄昏降临,偶有州府官员造访,都门外,青衣淑女,夹道而立,长袖起舞;都门内,红颊歌伎,鸣竽奏笛情深意绵。






五、孝感乡何为“四乡之宗正”?    《都碑记》一开篇,就直接点明旧时的麻邑“存四乡”,四乡里当然有孝感乡,并强调孝感乡为“四乡之宗正”,把孝感乡在麻城四乡中的地位凸现出来。因孝感乡得到了汉朝皇帝的敕封,加之自身又有丰富多彩的文化,当然位居四乡之上,这是可以理解的。历经多个朝代而到了清代,这点贵气还存在吗?清朝编修的《黄州府志》卷之七“乡镇”篇中明载“麻城县,旧有孝感乡共四乡,统一百三十里……”把孝感乡明确地提出来放在首位,看来它在麻城的风化影响已逾千载。







六、废乡    繁华如梦。兴与衰皆与移民有关。鲁迅年轻时,听说麻城有首民谣传到了四川。民谣大略是:“贼来如梳,兵来如篦,官来如剃!”大意突出三事:贼事、兵事、官事。三事其实都与古孝感乡有关,也与移民有关。放下贼事与兵事,先谈官事。“官事如剃”,把人们都赶到四川去,美其名曰“奉旨”,其结果古乡“百遗二三”,“烛火孤点”,这不就如剃头一样?人走天荒,光光如也。荣升散州的孝感乡由地狭人稠变为门可罗雀,空有其名。邹知新就引出了古志稿“未几罢之”,这四个字道出了必然的结果,这也是古孝感乡从繁荣走向衰弱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也为成化八年废除此乡埋下了伏笔。    成化九年的鱼鳞田亩册中,再也没有孝感乡名号的出现。历史却没有停顿。一晃过了十五年,也就是成化二十三年,上面提到过的那个陈县令,在秋风扫落叶的磨子场,心情惆怅地立下了一块碑,还亲笔铭文记载了孝感乡的一些大事件。这些大事件在后人的笔记中,只用了“铭文漫辩”四个字来概述。    麻邑第一位修撰志书的熊吉老先生,在他的《麻城志略》里,把这块碑石定名为“陈候碑”。也就是这块碑石,它记录了孝感乡一千多年的历史,展示了一个古代县老爷修身齐家治国的朴素情感。成化年间的这位县老爷,藏在纷纭的历史背后,在碑文中表达意愿,希望皇上下旨复乡,这意愿并不是泥牛入海,但为他实现理想的不是什么皇帝,而是世人都想不到的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从官家史籍到县镇旧志统称之“流寇”的张献忠。
七、复乡    曾在崇祯年间考中举人,并与张献忠同一时代的邹知新,在《都碑记》里记载了一个真实的历史故事:说张献忠占领麻城后,在沈家庄“广置乡闾”,并“招合流旧”,还“计丁授田”,可能与历朝历代的农民起义领袖一样,大搞群众路线,他招合了这么多的人马,必定有一个办公的地方,“时于富人沈万三雕彩之古宅,依议复置。”这条史科,直接点明张献忠复置的“常顺州孝感乡”政府办公地,就在沈万三雕梁画栋的古宅里。他除了把办公、起居设施弄得样样俱全之外,还忘不了在大厅炫眼处题写了一块大匾,显其门闾,号曰“恩风相传”。内容很简单,就想把古孝感乡州一些好的政风继承和流传下去。古孝感乡的政治底蕴是移民,张献忠题写这额匾文时,也寓意着他的57000个西营兵士即将开拔到四川。只不过在移民的性质上有所变化,明初的孝感乡是官方移民,而到如今的孝感乡,则属军事移民。无论是官方移民还是军事移民,“恩风”折射出来的信息是一致的。从张献忠复置孝感乡和题写“恩风相传”这块匾额来看,各种版本的史志旧书,统称为“流寇”的张献忠,颇有几分“帝王”之气。八、历史与传说并存    邹知新在《都碑记》里记载,古孝感乡府“多逢回禄”,也就是遭到了多次火灾,其中最大的一次发生在“弘治五年正月丁酉”。这场大火过后,唯米碾和都门石犹存。什么叫都门石?都门实为府门,都门石就是孝感乡州府衙门的三块巨石,至今还静静地躺在那里。刘姓老人常说都门石旁边还有好多小石门。石门小的被别人搬走了,剩下的这一幅大的,每根重达数千斤。别看这三根都门石卧在这里动也不动,几百年前可热闹呢。都门外立两根柏树圆木,圆木雕刻成兽牙状,像猛兽的爪牙一样护卫着大门。兽牙上方有一个深洞,专门用来插大旗,这大旗叫牙旗,牙旗护卫的大门也叫牙门。记得有根牙木逃脱了火灾,被人丢在小队仓库旁,我们小时候,不是坐在上面晒太阳玩耍,就是听老年人讲些古孝感乡的传说。故事一:   还是我老子入川吧相传很久很久以前,孝感乡所在地的沈家庄有户熊姓人家,家中有三个儿子。按当时的旨令,三丁抽一要到四川去,父亲把三个儿子叫到跟前,要大儿子去,大儿子说:“长子不离中堂。”父亲又要细儿子去,细儿子说:“幺儿不离娘房。”父亲只好做老二的工作,老二听后直摇头,说:“哥不去,弟不去,我也不去。”不管怎样劝说,三个儿子都不去。老父亲年迈体弱,还发着高烧,便叹着气,拿条布巾裹在头上说:“唉,还是哥老子去吧。”儿子们见父亲说真的,又争着要去四川。这句话在四川流传开来,时间久了,由“哥老子”演变成了“格老子”,四川人都爱讲这句话。出门缠头巾已成为习俗。故事二:
   白马认宗高坎堰本是孝感乡的一个里,当时的里长也叫粮长。为什么又叫粮长?就是当粮长的人家必须有储存的粮食,也就是大户。粮长的工作一是征收钱粮国課,二是组织人员入川。入川高峰时,接男丁算,二抽一,三抽二,五抽三。也就是你家里如果有五个儿子,必须要去三个。这个粮长本姓刘,长得高高的,白白的,一表人才。他跟老百姓搞的好,叫这个到四川去,又叫那个去,都有种种关系误过了。他没有办法,只好说:“就让我去吧。”唯一的要求带上自己心爱的那匹白马。这位白马里长入川后,刘姓人修谱时忘记了他的名字,就把他的故事和那匹白马的画像刻入了家谱。民国二十一年,重庆长寿桥的刘姓人,也拿着一幅白马画像找来了,本家人终于又跪在祖宗的牌位下认祖归了宗。九、说不尽的孝感乡    上面说了孝感乡文化的支撑点,还有许多闪光点,很难一一述明。围绕着《都碑记》,还有九大历史谜团紧凑着古孝感乡与沈家庄融为一体。这九大历史谜团:其一,古赤城,麻城最早的一座城池,就在沈家庄河边吗?其二,江南首富沈万三故居,亦在沈家庄?去年发现的“马头湾”石碑,“马头湾”的“马”字,无“石”旁,与《都碑记》里的记载是一致的,果真如此?其三,沈家庄是梅之焕故里。也就是《麻城军事志》里说的“梅家军”的诞生地?其四,张献忠复置孝感乡后,“大西军”的发源地在哪里?其五,《都碑记》里提到的“梅宗长者”是谁?他对张献忠重建孝感乡有何帮助?其六,“梅家军”为何一下子变成了“大西军”?里面发生了哪些故事?其七,城外衙门在哪里?其八,“梅家军”的终极武器——“红夷大炮”的归宿?其九,梅之焕的女婿怎样偷走孝感乡的大印?这一切等等的问题,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这九大历史谜团沉淀于一体,它延续的文脉,其实都与移民有关。如早期的赤亭古城,它必是一个军事据点,兵役来源于天南地北;沈万三本是周庄人,他看中沈家庄的好田好地,在此建庄屋,并生育一女,这也是移民;梅之焕的“梅家军”与张献忠的57000个兵士,这些人在沈家庄休整过一段时间,带着“梅家军”的一百余门大炮,一起开拔到了四川,成就了57000个入川始祖,这是移民历史中非常有价值的一件典型案例,它还能解决移民史上的诸多疑案。   《都碑记》所传递出来的丰实的历史信息,是在沈家庄这块古老土地上能够找到相对应的遗迹和佐证,我们要读懂它,珍惜它,研究它,保存它。我们不能趋于平静而忘记了历史上的繁华,只知“刘氏宗亲都在孝感乡烧火”这个传说。    其实,传说是历史的影子,要知道600多年前这里曾是孝感乡府的所在地。往事越千年,碑记一线牵。记住历史,记住《都碑记》给我们展示的多元文化。

成现 发表于 2013-9-1 18:31:32

{:5_88:}{:5_97:}{:5_97:}{:5_97:}{:5_155:}{:5_163:}

楚润 发表于 2013-9-2 17:10:08

{:5_97:}{:5_97:}{:5_97:}{:5_88:}{:5_163:}

新华 发表于 2013-9-3 19:03:35

{:5_88:}{:5_97:}{:5_97:}{:5_97:}{:5_155:}

易运峰 发表于 2013-9-4 14:51:59

{:5_88:}{:5_88:}{:5_97:}{:5_97:}{:5_97:}

宝谊 发表于 2013-9-7 17:45:59

{:5_88:}{:5_97:}{:5_97:}{:5_97:}

易烋 发表于 2013-9-9 18:36:06

{:5_88:}{:5_155:}{:5_155:}{:5_143:}{:5_143:}

光亨 发表于 2013-9-12 18:15:54

{:5_88:}{:5_97:}{:5_97:}{:5_97:}{:5_155:}

易思全 发表于 2013-10-3 19:35:10

{:5_155:}{:5_155:}{:5_155:}

易家付 发表于 2014-8-27 09:25:20

{:5_88:}{:5_97:}{:5_97:}{:5_97:}{:5_155:}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麻城孝感乡《都碑记》与古孝感乡的文化史(转帖)